《黑白閻連科:中篇四書【卷一】》的書評

johnptc 發表於 2017-07-01

有一天回首來時路,你的心底在意的是什麼?人生如戲?過眼雲煙?是一種如釋重負的解脫還是意猶未盡的不捨?《黑白閻連科》卷一〈天宮圖〉裡的路六命踽踽而行在橫跨生命的道路上,往回望,往前瞻,人生經歷歷歷在目,箇中滋味如人飲水,只有當事人自己才能體會。
〈天宮圖〉敘述的是路六命一生的故事,「六」字應該是他排行老六,但這六命之名取得還頗為貼切,生在貧瘠的農村,溫飽都成了問題,上頭的三姊二哥已經餓死兩個,於是一生下來父母就把他扔了,讓他自生自滅,偏偏六命命不該絕,他在豔陽下抓著青草吃,奇蹟似的活下來,七歲時肺炎高燒,再大些時從丈高的楊樹上跌落懸崖滾落溝中,每次卻都逢兇化吉的撿回一命,唯一一次的傷害是被落下的屋樑壓傷了腿,從此成了瘸子,或許冥冥之中就是要他在這人世間走過一遭吧。

因為謀生不易,路六命某次替村裡生產隊長的老婆埋了生下的怪胎,因緣際會的開始替人扔嬰、挖墳、抬棺,這些工作即使在貧窮的村裡,依舊是一般人不願做的工作,唯有六命認命的接下來,毫無怨言的默默承受著,因此他也成為人人避而遠之的對象。在這樣困難的條件下,想要討個媳婦可以說是癡心妄想,但他仍然用兩千塊錢娶來一房媳婦,小竹為了替沒爹沒娘的弟弟蓋房子娶媳婦,算是用兩千塊把自己賣了,但路六命根本沒有錢,這該給自己媳婦的兩千塊,就成了束縛路六命一生的枷鎖。

為了消除小竹的恨意,路六命想盡辦法掙錢,只要能賺到錢的事他都做,除了正常的農耕叫賣,為了多賺點錢,他因為站哨把風被懷疑是小偷而關進牢裡,小竹為了讓他出獄只得陪村長上床,村裡的有錢人家孩子犯了案,為了錢他出去頂罪,原以為關一陣子就能出來,誰知一判就是兩年,而在勞改場裡發現上窯工作可以拿到補助,路六命無視身體的殘疾賣命的工作,甚至提前釋放也不願離開,就是為了攢錢。但是等他出獄回來,家裡的女人早已帶著孩子走了,這是個什麼樣的人生啊。

生在物質不虞匱乏的環境中,或許我們無法體會面臨溫飽都成為問題的心情,人在艱困的環境之下,尊嚴與溫飽成了與活下去息息相關的抉擇,閻連科的文字描寫著小人物與生命對抗的勇氣,看似沈重,卻帶來另一種領悟。雖然大多數時間生活是充滿困境與挑戰,但責任與希望卻成為生命中期待的那一道光,支持著人一步步往下走,權勢與金錢或許可以讓人不得不低頭,但面對生命,那不過是過程中微不足道的小小波瀾,始終堅持朝向目標大步走,不也是一種身為人類維持尊嚴的方式。

走在跨過人世的道路上,路六命有些遲疑,卻也有些期待,身上的重擔終於得以卸下,回首望向來時路,卻又惦記著妻小,人生就是這麼回事,放下與牽掛糾纏,這沈重的人生課題,每個人都得經歷,閻連科用毫不起眼的小人物提醒我們,儘管路六命那麼無足輕重,在離開的當下,依舊有許多人在意著,生命,不該好好珍惜,人生,不該好好把握嗎?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