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回來找妳》的書評

johnptc 發表於 2017-07-01

女孩珂碧意外碰到一個變態殺人狂,沒有原因的被割斷頸動脈,並且開膛破肚的留在案發現場等死,但她憑著運氣與堅強的求生意志活了下來,只是警方一直沒有找到兇手,隨著時間流逝,媒體不再關注這個案子,檔案也被塵封,唯一仍然不肯放棄找到真相的只有珂碧自己,三年後她進入報社擔任實習生,跟著曾經主跑殺人案件的丹恩跑體育新聞,卻利用職務之便與空餘的時間,試著拼湊出答案,找到兇手。
《我會回來找妳》透過兇手哈柏與珂碧(及丹恩)的角度,一段段的描述不同時間發生的故事,一開始閱讀時若沒有注意每段故事發生的時間,少不得要回頭再次確認,那是帶領我們找到真相的線索,原來哈柏在1931年意外遇見「屋子」,屋子的牆上閃耀著許多女孩的名字,哈柏知道這些女孩註定在他的生命中留下無法抹滅的印記,他必須要找到她們,殺害她們才能將那些閃亮的女孩據為己有,於是他開始去到每個不同的年代,找到他的閃亮女孩。

以往許多穿越時空的故事多是浪漫感人的情節,作者羅倫.布克斯跳脫常見的故事,把連續殺人跟穿越時空結合,創造出一種獨特的,驚悚卻又有些魔幻氣氛的故事,哈柏總是送給女孩禮物,或是從女孩身上取走物品當做彼此之間的一種信物,然後等待著適當的時機到來,殺人後在現場留下一樣不屬於被害人的物品。若是沒有殺人的行為,這樣跨越時間立下的約定,並且透過物品來保持彼此之間的牽連,簡直是一種真摯不變的誓約,只可惜這樣的誓約只是單方面的滿足哈柏的心理,相反地對每個受害者而言,都是恐怖而驚人的夢靨。

小說一開始就指出兇手的真貌,可想而知《我會回來找妳》並不是要讓讀者去推理誰是兇手這樣的答案,原書名「閃亮女孩」或許可以提供一些線索,小說的主角是這些吸引哈柏的形形色色的女性,每個人有著不同的人生,有樂於幫助他人的社工,有艱苦撫養孩子的母親,有建築師,有藥物研發人員,每個人的人生境遇不盡相同,但總是還過得去,隨著自己的努力,一天一天的過著日子,但哈柏的出現破壞了這一切,她們腦海中的理想從此沒有實踐的一天,未完成的心願永遠不能獲得實現,或許這樣大剌剌寫著許多女性名字的屋子並不只哈柏所進出的那一幢,而是無所不在的,以不同的形式阻止人們去追求自己的未來。

若真有穿越時空的犯罪,恐怕不容易找到真相,哈柏曾經大意回到現場,並且被指認逮捕,但誰能在一天之內長出兩星期長的鬍鬚?最後當然是沒有足夠的證據來留置他。時空混淆了我們所認知的真相,隨著時間而變化的證據不再能讓人相信,就算有證人的證詞,恐怕也在實事求是的驗證中無法突破時空限制而作罷,唯有珂碧從沒人認真看待的細節著手,並且完全相信自己,才能有所突破,時空犯罪者固然擁有超越一般人的優勢,但或許逃過一劫的珂碧就是冥冥中註定來還原真相的關鍵,無論如何輪迴,有些規則終究會有被打破的一天。

哈柏病態似的迷戀加上穿越時空的魔幻,《我會回來找妳》就連情節都冷漠的近乎無情,但事實的真相是每個受害著都曾經是個活生生的個體,而非只是被殺害的一句軀殼,她們不僅是哈柏的閃亮女孩,也是你我在閱讀時實際存在的閃亮女孩,羅倫.布克斯藉由這樣的故事,提醒了我們每個人存在的意義與價值,不會因為生命的逝去而消失。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