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上的微光》的書評

嘎眯 發表於 2017-07-03

對嘎眯而言,長篇小說像筵席,堂皇擺出12道大菜,間或夾雜一兩道差強人意的菜色,只要重量級主菜令人垂涎,還是成功的。
短篇小說卻不然,它得是鎮店之寶,單就那一道,需讓微服出巡的乾隆大呼過癮,差點兒連舌頭都給吞進去才作數。無論是銀芽沒挑淨,還是誤取了雨後龍井,又或者刀工不夠爽利,都要令人大皺其眉,拖出去斬立決!

白石一文的作品,我只讀過「如果我是你」,喜歡那種看似淡然,卻饒富深意的文字。對於包裹在都會小說氛圍中的省思寓意,別具印象。當然啦,該書中露骨的性愛書寫,以及炒飯治癒腰痛的理論,也在我腦中刻下比重相當的記憶。XD

正當我好奇他的短篇小說,能否有同等火候時,讀到「十五年前的自己看到現在的這副德性,一定會絕望吧!」便忍不住擊掌:該死的一針見血,白石一文莫非在咱們心中的暗黑角落,裝設針孔攝影不成!簡單一句話,道出多少人沒說出口的心聲。

不只如此,像是「這個世界既沒有謊言,也沒有真實。」或是「到頭來,我也搞不清楚自己在幹什麼。」都想讓我尖叫:嘜擱講啊啦!

怎麼可以那麼冷靜地扔出白話的不得了的字串,又難纏地直搗人內心幽微晦澀的所在呢!白石一文的主廚功力,值得皇帝御賜親題:算你狠!

節自: http://tw.myblog.yahoo.com/camille-tsai/article?mid=50147&prev=50182&l=f&fid=36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