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日記》的書評

嘎眯 發表於 2017-07-03

剛進入密室的安妮,敏感而驕傲,較常怨天尤人,看什麼都不順眼,但她比任何人都懂得自省,且不斷提醒自己,躲在密室就算了,萬萬不能將密室變成「憂室」。
凡夫俗子於天地浩瀚之間,常覺得無所適從而涕下,安妮在不自由的窒悶情境中,雖然自我中心,仍不忘適時拉回,拒絕鑽牛角尖,即使前一刻悲泣失望,也要在下一刻重拾希望,在那個想東想西的年紀,她哪兒也去不了,急劇蛻變成長。

大量的閱讀、記者的志向、青春的徬徨、寫作的才華、戰爭的陰影、受迫害的焦慮倉皇、絕望與求生意志消長,揉雜出絕無僅有的安妮日記,時而憂思愁怖,時而希望滿盈,既是紀實,更具深遠悠長的啟示。

已經打過的仗,已經發生的事實,沒有其他的如果及假設,但我不住想像,這個與日記對話,思索和平可能,推演女性獨立,慨歎人類及人性荒謬的安妮,如果有機會長大… …

是什麼樣的力量,讓人在殘酷的日子裡,理想猶存?「我希望死後還能繼續活著!」最初,由於她日記中的這些話,和成為記者及作家的心願,讓安妮的爸爸決定為日記尋找出版社。然而,卻是少女本身的文字,超越其作為時代見證的價值,傳遞半是天真,半是省思的信念,撼動世人,讓她精神不死。
節自:
http://tw.myblog.yahoo.com/camille-tsai/article?mid=78115&prev=78279&next=78093&l=f&fid=36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