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無關信仰。他們就在那兒,即便無視你的存在,他們仍真真實實存在你眼前,可以與之爭辯。

Claire Yuan 發表於 2017-07-09

2002年約翰·坎貝爾奇幻小說奬最佳新進作家,2011年獲獎記録驚人的作品。
奇幻小說一直不是我的菜,但是這本星雲獎雨果獎英倫奇幻獎太吸引人。
「我會選擇以這段經過作為開場,是因為它簡單緊湊,而且很好理解。
但之後有很多內容就沒這麼簡單了。
你不妨將這本日記想成一本回憶錄,而且是那種最後會令人失去信任,驚駭厭惡的回憶錄。」



"我們從小就自由自在地在廢墟裡玩耍,從沒真正去了解這段歷史興衰...
妖精從沒說過是他們建造了那座廢墟。我不確定我們有沒有問過,
但就算真問了,他們也只會一笑置之,就像其他大多數時間一樣。
他們就這麼憑空出現,有些日子裡,也就這麼憑空出現,
有些日子裡,也就這麼憑空消失,毫無來由無法解釋。" pg.32~33
那個廢墟除了小孩與妖精之外,似乎都沒有人使用。
妖精有時對小孩說話,有時又躲著他們...
認識妖精們,終究帶給兩個莫兒許多美好的回憶。
但是到了最後,她發現不懂的是自己。


"你永遠無法確定自己是否擁有魔法,也永遠無法肯定自己是不是真做了什麼,或一切只是場遊戲。
無論如何,我都不該那麼做,因為那會吸引她的注意,而我已經擁有她太多的關注。..."pg.47
這麼明顯的事物也可能被我們忽略,真教人吃驚。


"你知道,階級就像魔法,既無法確切說明,而且一開始分析就會蒸發不見。
但它是真真切切存在著,而且影響著人們的一舉一動與事情的發生。"pg.74
在寄宿學校裡面,學生們的階級如此明顯。並且,導致某些難以消彌的格格不入。
它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但是影響事物的方式卻無法以科學分析。



"有些亡魂在入口徘徊...卻因為我母親不知施了什麼咒術而被拒於門外...
然後,我看見莫兒了,我萬萬沒想到會看到她...我以為自己沒有抓著她,但原來我有。
...抓或死...若我隨她而去,就永遠不會知道結局,還有其他更多奇怪的理由值得我活下去。
...我放開手,縱有千百個不願意,我還是鬆了手,但她沒有。
...如果我想活下去就必須推開她。..."pg.110~111


妖精無關信仰。他們就在那兒,即便無視你的存在,他們仍真真實實存在你眼前,可以與之爭辯。
"...或許魔法只是讓我知道世界上有這群人,幫助我找到他們。
我不知道,也永遠不會知道,只要有心,你永遠可以否認魔法的存在。..."pg.210



"...我坐在那兒,心裡思索著,這世上所有一切都是魔法。
只要使用一樣東西,我們就會與他們產生連結,只要存在於世,我們就會與這世界連結。...
萬物皆是魔法。比起塵世,妖精更屬於魔法,人類恰恰相反,比較屬於塵世。...
上帝呢?上帝存於萬物之中,運行於萬物之間。..."pg.389


「你是否曾覺得自己格格不入?
你拯救了世界,但似乎沒人知道、沒人在乎,只有你知道自己經歷了什麼、失去了什麼...」


不太喜歡的一本小說(雖然詞語優美)
~2.5顆星


註記頁數:
pg.12,14,24~25,32~33,34,39,47~48
62~63,74,76,110~111,130,140~141,152,161
210,231,257,292,335,338~339,386~387
389,398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