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人》篇章選讀〈永遠的尹雪艷〉

readmoo_merged_kay85 發表於 2017-07-28

  「尹雪艷總也不老。」  白先勇描繪出一位不因時光流逝、外界遷異而受影響的女子。歐陽子在相關主題探討中寫到:「尹雪艷,以象徵含意來解,不是人,而是魔。」白先勇筆下的尹雪艷鮮明卻又像風一樣虛緲,她從不多言說,所有的舉止都在分寸之內,沒有大喜、自然也不會大悲,只是冷眼看著身邊的人事更遞,看似處處溫柔體貼,其實才最是薄情,當人們迷在這世俗的局中,她始終以局外人的身分悲憫的看著所有的紛亂及荒唐,但那悲憫之中又有多少戲謔。
  尹雪艷宛如聊齋裡的山妖鬼魅,只有在夜色將至、山嵐漸起的那刻才隱隱現出,化作千百姿態周旋於迷失路途的過客之間,那些跟著國民政府遷台的人們不也是失去了過往的路途、才被困於眼前尹雪艷營造的虛浮美景之中嗎,跟耽溺於狐妖蟒怪用亂石殘丘所虛化出來雕樑畫棟的愚人,又有何不同呢?
  文中一再重複出現紅與白兩種顏色。白色是素潔的顏色,穿在尹雪艷身上又多了分超脫物外的雍容華貴跟清冷,但是堆疊再多的高貴也掩蓋不了在那之下腐爛的事物,就像風光不再的吳經理那一雙潰爛濕濡的眼眶、將虛名當作裝飾嵌入腐朽腫脹的半死屍肉──在徐壯圖來的時候尹雪艷簪上了血紅的花,端上一碗綴著兩顆鮮紅櫻桃的雪白杏仁豆腐,她說:「你嘗嘗──」命薄福短的人哪裡能嘗那魑魅魍魎的甘食呢。老師父沒能救得了徐壯圖,到底是魔高一丈呢?還是根本就沒有這神怪之說?又或者是執著之人終究得落入坑陷之局?一個個全栽在尹雪艷設下的局裏了,但說到底尹雪艷卻也是什麼都沒做的,於是人們開始傳起了邪乎的議論,卻又個個飛蛾撲火、無法自拔,然而尹雪艷自始至終都只是冷眼旁觀。面對慣於作繭自縛的人們,妖術之類倒顯得是無稽之談了。
  誰人生死都沒能動尹雪艷一根眉毛。那邊徐家設他的靈堂,尹公館牌局照開。文末吳經理旺了牌運,半作癲狂,卻是隱隱約約透出了些死氣來,尹雪艷按著他的肩笑道:「我來吃你的紅!」尹雪艷是笑著的,但那笑意透過白先勇文字傳來卻始終帶著些森冷,話語雖明指牌局,卻讓人聯想到那些鄉野奇譚裡妖魔如同生根一般糾纏著將死之人的筋肉,貪婪卻緩慢的飲盡最後一滴鮮血的景象,令人悚然。紅色在文中像是生命,卻也伴隨著如影隨形的罪孽,兩種意象麻花似的糾結相絞,很難分得清了。
  難怪文章一開頭便點出了尹雪艷總也不老,她甚至無需設局,只消聽任韶華流逝,只要有人還留戀過往風華,自然會走入這張紛擾紅塵所編的網中,難以自拔──而尹雪艷哪裡會老,她正從那些被幻境雲煙囚梏的人身上汲取著青春。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