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豢養了一隻動物

白藍世 發表於 2019-03-27

對於動物的印象,來自於電視上張小燕主持的頑皮家族。
這樣講,大家就大概知道我的年紀了。
在台灣要想見到動物的蹤跡,不是不可能,只是台灣原生種動物的棲息地早被破壞殆盡,多半只在人煙罕至的區域才能有緣一見。
加上外來物種的入侵,更讓台灣原生種的動物們,面臨空前的危機。

大自然在過去,並不被人類所尊重,所以各種汙染帶來的危害,不只是動物,就連植物界、昆蟲界,甚至是人類本身也受到波及,避無可避。
真要友善與大自然互動,就必須學會尊重大自然運作的規律與法則,任何過度人為的干預都會造成不可逆的遺憾,甚至產生更多的問題。

我們都說小動物很可愛,然而,可愛動物的本性就不該被人類馴養,因為動物是屬於大自然,並非是人類的私有財產。

11歲的你,有養過小動物嗎?
11歲的你,是否能理解動物間弱肉強食的本性,並非只有殘酷可言,而是最根本的智慧,一物剋一物是萬物間的相互制衡的智慧,在人類情感的觸碰下常常被誤解成嗜殺成性的暴力。

生命在四季的變換下,生氣勃勃,也同時並存著生死交替瞬間的面貌,沒有絕對的可怕,也沒有相對的衝突,只是人類用大腦勾勒出理想國度中的和平,未必對自然界多元物種的生存有正面的幫助。
相反的,在荒野求生的意象中,為此衍生出各種求生技能與本事。人類可以為了一日三餐,獵殺動物,動物難道不可以為了生存的理由,追逐獵物或啃食植物的果實與根莖葉。

我們離開大自然太久,以為只要走進辦公大樓,透過網際網路,傳遞資訊或經由科技精算,就能溫飽的今天,試想在嚴酷環境下的生物們又是如何在生物鏈相互依存的界定中努力不被獵殺或者掩蔽獵殺。

人類的角色,過度的同情,反而招來禍端,必須有承擔治理之責。也許你是個無神論者,無畏於他人,不過當你涉險進入蠻荒之地,便知道生存只是單純地活著,至於死亡,也不過是回歸大地,受其滋養,也為滋養他物所命。

天地萬物皆有靈,相互較勁,且是彼此敵對,源自於未知的起初,那裏曾經是樂園。
反觀今日,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以前發生過的事,現在依舊,沒有不同。四季或有更迭,按部就班,不早不晚。
三月裡的春光,分外明媚,一抹嫩綠,就在樹梢間,悄然現身。
透過銀絲的蛛網,正有一隻斑蝶誤觸陷阱,暗處蠢蠢欲動的身影,迅雷不及掩耳,將其纏繞。
隨即,四月就來,眼睜睜。
輕盈飄落的羽翼,曾經嚮往湛藍的天空,如今只是人間的信差,傳遞著日日夜夜,無聲無息。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