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家與狼(平裝)》的書評

Odili 發表於 2015-05-12

只有在小時候,有過養狗的經驗,不過這種說法好像並不太正確,狗其實不是我們家養的,狗的主人是那時和我們家同住的房東的。這大概是我五歲以前的事,既然是五歲以前,可以想像那時候的我非常的矮小,那隻狗不是小型犬,確實的品種我不清楚,可能就是一般的土狗,我一開始覺得它是一種比我高的動物,牠發出的叫吠聲我一點也無法理解,而且有時看起來很兇的樣子,所以我有點怕牠。 那時候我們家那兒經常有野貓出現,有一隻一直賴著不走的灰白貓漸漸被認為是我們養的了,我們也養過一隻剛出生的小貓,但是餵了一陣子牛奶之後不久就死了。 房東搬走後,狗還是留在我們家,後來牠和別的狗打鬥受傷又生病,沒過多久也死了,而到那隻賴在我家的灰白貓老死之後,我們家再也沒有養過別的動物。 我對動物的想法大概就是這樣,因為小時候有和動物一起生活過,所以看到貓狗之類的動物還是會有些親切感,但是我沒有辦法很熱愛牠們,也不是很想要去撫摸逗弄牠們;因為知道自己沒有耐心照顧,身體也很容易過敏,所以也從未想要真的養動物。 會談到關於自己和動物的關係是因為我剛讀完一本書,叫做《哲學家與狼》,在書店猛一看到這個書名時,還以為又是那種通論型的哲學書,諸如那種“哲學家的工具箱”、“家用哲學藥箱”、“當哲學家遇上烏龜”,啊,我不是說這種書不好,只是…你知道的,如果時間和金錢多一些,看這種書肯定會讓自己身心有益還會變聰明,但是不看的話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但是當我翻開《哲學家與狼》之後,我才明白它不是我以為的那種書,而是哲學家和狼的故事,作者是一位名叫馬克.羅蘭茲的哲學教授,而他的人生中真的養了一隻狼,這本書就是寫了他和狼之間的故事。 老實說,我剛看到這樣的故事前提時,有點不可思議的感覺,就如同我文章一開頭說的,我對動物們的情感其實很淡泊,只要想到要幫狗洗澡,訓練貓上廁所這種事就覺得無比麻煩,我實在很難想像為什麼有一位讀了很多書的高級知識分子會想要養一隻狼,而且是從這隻名為布列寧的狼剛出生沒多久,養到牠病死為止。為什麼呢? 作者並無辜負他是為一位哲學家的名聲,在這本書裡他以一種坦誠且富機智的口吻來談他為何要養布列寧,以及他和布列寧的生活。他和狼之間的相處,再再地觸動了他的思考,他在試著了解狼的情況下,同時試著以更客觀的角度來討論動物和人。 書中的這些討論是很精采的,就算是對於哲學理論的旁徵博引,也不致讓人昏昏欲睡,尤其是八、九章,故事將結尾的時候。於是,看完這本書,我也不由得喜歡了布列寧,也想念起這隻狼,彷彿我也曾經和牠一起生活過一樣,甚至和牠一起去晨跑過。 作者在這本書中一直以猿猴做為狼的對照,「…猿猴代表了工具主義:一切事物的價值端看它能為猿猴起什麼作用。猿猴總是將生命視為這樣的過程:估量機率、計算可能性,並以對己有利的方式來運用計算結果。」(p.16)人們的心裡就住著猿,但是作者相信人的心裡也住著狼──那種屬於個人的直覺和秉賦,而大多數人的猿傾向會多一些,甚至特意刪除了狼的部分,以猿的方式生活。於是作者引用了一個印第安的傳說:「為了決定接下來的狩獵季節要遷移到何處,伊羅奎族召開部落會議。但沒想到他們最終決定的地點是狼的棲息地,為此,部族的人們成為狼群反覆攻擊的對象,造成不少傷亡。於是伊羅奎族面臨了一個抉擇,是遷移還是獵殺狼。在開會之後他們決定遷移,因為他們明白如果選擇撲殺狼,那只是貶低自己。但為了避免日後重蹈覆轍,他們決定以後所有的會議都該指定一個人來代表狼,他們會這樣問:『誰為狼說話?』」(p.14-15) 作者是透過養育一匹狼來不斷反思這個提問,「誰為狼說話?」而我則因為作者在書的一開始揭露了這一個提問,更容易理解他想要述說出這個故事的心情,他的人生有那麼幾年為了和狼一起生活,而不斷地為狼說話;這本書的產生,也是在那之後的現在,再一次為狼說話。 我不可能去思考養一匹狼,但是我還是認同作者對於人的內在裡猿與狼的比喻,真的狼啟發了他對於心裡的狼的重視,儘管養一匹真的狼是大部分的人所不能理解或覺得危險的事,但當他心裡起了想養一匹狼的想法後,他決定用行動和自己所能提供的論述來捍衛這件事。 而在閤上這本書之後,我則想著當我們一心地渴望成為一隻聰明上等的好猴子的同時,我們的內在委員會裡,可有哪個傢伙會為狼說話,如果狼的特質意味著屬於每個自己最獨特的靈性,那麼是不是該給個機會,讓狼說說話。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