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八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的書評

發表於 2017-08-15

  小說是一個年輕人和一個妓女的故事,交織穿插而成。偶爾是韓寒對這個世界的感嘆、對生活的吶喊、對情愛的無奈,當中對中國的譏諷與幽默最討讀者歡喜。但全書似乎是一堆散落的回憶,欠缺深刻的意思。
  「在美國出生的孩子是美國藉,在香港生的孩子是香港藉,在監獄裡生的孩子是什麼藉?我掰著手指頭盤算,是監獄藉?應該還是中國藉,但好似區別也不是很大。」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