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綴不起來的斷裂論述

lazy0753149 發表於 2017-08-26

花了一個早上把這個故事讀完了。

最一開始看了前面張耀升的分析覺得很有趣,他將此書與歐洲典型與”魔鬼交易“的其他題材比較,比較雖引用相同題材,但卻試圖表達不同故事內涵的馬羅與歌德,並將故事原型抽離故事的內容,放入當代語境中進行挪用,全是當代對於同志與種族的歧視。

但閱讀完之後,雖然說不出具體的原因,但我認為這樣的挪用並不適切,因為其中有許多差異。

故事裡面用到了許多詞彙與成語,以及引人入勝的譬喻與形容(一下子找不到出處,之後有看再放進註解)

施雷米爾最初用影子換了常滿錢包,而灰衣人讓施雷米爾嚐盡苦頭後,又近一步想要用影子和施雷米爾兌換他的靈魂。因此這樣的交易最後可以理解成,灰衣人最初就打算用常滿錢包兌換施雷米爾的靈魂了,只是用了迂迴的方法,用常滿錢包使施雷米爾受限於自己的控制之下,再誘迫他出賣靈魂以換回自己的影子,而施雷米爾想要對換回影子的動機則是為了得到他人的認同,因為沒有影子就沒有認同,沒有認同就沒有愛情。
(但其實從故事中仍然可以看到,雖然眾人皆不認同他,但是班德爾仍然忠心耿耿的信任與認同他,即便他是眾人中的唯一,仍然也給了施雷米爾無數的希望與鼓勵,我想這意味著,人的確無法脫離他人而存粹為自己而活,就連施雷米爾最後奉獻餘生於科學研究,其研究的目的也是為了推展人類對於世界的認識,這無疑也是為了他人而活,只是用了較間接的方式而已。)

而換個角度想,假若今天灰衣人不存在,施雷米爾不用任何代價就能取回自己的影子,也是意味著他拋棄了自我,而選擇迎合他人,因此或許可以這麼理解,施雷米爾從來就不曾面對灰衣人,施雷米爾一直面對著的,是自我與他人期待之間的衝突。因此影子在這裡被理解成了他人對於施雷米爾的期待,而灰衣人渴望收購的靈魂則是施雷米爾珍貴的自我,沒有人能夠在只有他人期待的情況下活著,也沒有人能夠在只有自我的情況下活著,失去影子的施雷米爾此刻仍然具有自我以及他人的期待,即便這個期待是不可能被滿足的認同,但若施雷米爾在羊毛紙上簽下出賣靈魂的契約之後,他就不再具有自我,只剩下他人的期待,那麼如此他還能夠在人類世界中活著嗎?(可以拉!因為契約上面說等到死亡的時候靈魂才歸灰衣人,但我想這裡就當作一個象徵來理解就好。)

有趣的是當施雷米爾將常滿錢包帶在身上的時候,灰衣人就是不斷的纏在他身邊,一副事不關己,好像無所謂的樣子,但卻又實實在在的黏在施雷米爾身邊;但當施雷米爾將常滿錢包扔入峽谷之中後,灰衣人只能黯然離開,因為它控制施雷米爾的手段已經被施雷米爾拋棄了。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