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中海成為海盜的天堂,而財富在無際水面的另一端

ian70yang 發表於 2017-09-01

整體而言,這是一部輕鬆寫意的著作,相較於一般的歷史相關書籍而言,《海洋帝國》做的更多的部分是說故事。

說什麼樣的故事?地中海是作者搭建的舞台,在舞台上有三幕大表演,分別為羅德島之戰、馬爾他島之戰、勒班陀海戰。

15.16世紀時候的地中海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帶,帶著貨物的旅行商人無疑是個絕佳的目標,挑他們下手的危險分子組成多元,不僅有來自北非的阿拉伯人、柏柏人、鄂圖曼海盜、危險的希臘雇傭兵、鄂圖曼帝國海軍和來自基督教世界的士兵也不會忽視這種可以打擊敵國力量的機會—在這些人中,作者指出最恐怖的莫過於盤踞在海島上的聖約翰騎士團。

在如此錯縱複雜的背景下,很顯然地誰掌握了地中海上支離破碎的海島,就掌握了掠劫的主動權和防禦優勢。對鄂圖曼帝國的蘇丹,蘇萊曼一世而言,羅德島上的聖約翰騎士團在戰略上是一把基督世界在地中海東部的刀刃;在經濟上他們與海盜無異,損害了帝國境內的貿易繁榮;在政治上歷任蘇丹都需要戰爭來證明自己、加強統治的力度。

在這個背景之下,蘇萊曼一世分別在陸地上與海上展開擴張;伊斯蘭教的教條與帝國有效的行政機構合而為一,創造出了另當時所有政權咋舌的戰爭機器。作者簡明地提到了在同時在波斯、匈牙利與北非的戰事,而羅德島和馬爾他島攻防戰僅僅為蘇萊曼一世展開的巨大計畫中小小的一環,對於基督教世界而言卻是如同驚天霹靂一般。

在羅德島戰役和馬爾他島戰役,鄂圖曼一方取得了一勝一敗的戰績。具體而言,羅德島和馬爾他島分別位於地中海的東部與中部的關鍵位置,相當於門閂一般的存在;他們距離鄂圖曼帝國和基督教世界兩者的遠近其實就是決定勝敗的關鍵。在馬爾他島戰敗的鄂圖曼帝國再也失去了將軍事力量插入地中海西部的機會,而這次失敗也成為兩方最後一次公平較量的戰役—勒班陀海戰—的導火線。

西元1570年始,鄂圖曼帝國發動對威尼斯城邦和其殖民地的一連串攻擊,兵敗如山倒的威尼斯戰況使得整個基督教世界團結起來,組成一個互相猜忌的「神聖聯盟」。鄂圖曼帝國的艦隊指揮官阿里帕夏與基督教世界的聯合軍指揮官唐.胡安兩人的處境異常相似:他們皆須在戰爭中建立名聲、出身與皇室有關、重視個人榮耀等等;而相異之處在於鄂圖曼帝國需要速戰速決、唐.胡安的母國君主卻希望在不起大衝突、保存艦隊實力的情況下結束這場聯合作戰。

勒班陀是鄂圖曼的主場,然而迫於壓力急於求戰的阿里指揮官將艦隊帶出了勒班陀港,與神聖聯盟艦隊展開了對決。鄂圖曼海軍慘敗,然而就像大維奇爾(相當於宰相)索柯盧在重建艦隊後對威尼斯大使所言:「我們從你們手中奪得賽普勒斯,就像砍掉了你們一隻胳膊;你們打敗了我們的艦隊,就像割掉了我們的鬍鬚。胳膊被砍掉就再也長不回來了;鬍鬚被剃掉卻更得更快。」

鄂圖曼帝國的擴張尚未結束,然而基督教世界卻一頭栽進了新的遊戲。美洲帶來的金銀和作物改變了整個世界的布局;西班牙一度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政權,在17世紀後自豪的無敵艦隊卻慘敗於新興的英國;鄂圖曼帝國在東歐的攻勢止於維也納,從此喪失了世界霸王的地位,掌控地中海的意義遠小於對大西洋航線的掌控。

這三場戰役見證了鄂圖曼帝國極盛時期的景況、以及地中海曾經的輝煌珍貴。不久後,大西洋成為整個世界的重心,而曾經鄰近地中海的發達國家(威尼斯、義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等)在新一輪的世界秩序中也遭到了忽視,讀完整本書也許讀者會不禁為這些曾經是世界中心的文明嘆息,但這就是最早的全球化吧!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