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stella 發表於 2017-10-03

p. 091. 愛麗絲最熱衷說正常話、做正常事,去符合別人的期望。當然那不見得是真話,不見得是她真心想做的事。她彷彿回到了她的浮冰上,找尋下一個可跳過去落腳的地方。與人交談很像扭扭樂遊戲 . . . . 右手放在紅色上,左腳放在藍色上,你得想方設法維持平衡,不能倒下,也不能違反遊戲規則。你會盡可能扭曲自己,但終歸有個極限。
p.100. 蘿妮想,小孩說謊是迫於無奈,因為得照別人的規則過活,她原本以為人長得越大就越不用說謊,結果不然。
 
p.216. 辛西亞停頓了一下,不知道需不需要在句尾多加兩個字:屍體。我的孩子找到的時候已經死了。直到今天,她還是很怕直說這事,辛西亞困擾的並不是把這件事說出來,而是把它說得如此簡單明瞭。死亡並不足以包含在她孩子身上發生的事,死亡只是結局。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