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的題材寫起來應該很像走鋼索,輕易就會流俗,但王定國寫出一種堅定、一種高尚。他筆下的愛情是一種信仰。

iwiwopdk 發表於 2017-10-31

王定國我愛你QQQQ。
不過與其說我有什麼感想,不如稍微提一下文學圈怎麼看這本書XD。

《敵人的櫻花》最近很夯,賣出了多國版權,所以我才想起來然後拿出來看XDD。

在國際書展排畢飛宇簽名的時候,前面的人說「雖然每一本名氣都很大,但王定國還是《敵人的櫻花》最好看」,那時候就覺得以湊運費為目標買得太隨便了XD。但老實說沒有很放在心上。

自己拿出來看了之後,才感受到不忍釋卷的魅力。

借用他短篇的名字《那麼熱,那麼冷》,陳栢青說王定國總是冷冷的講熱熱的故事,就算都走到黑暗的最末端,本性浮誇的我也寫不出這麼淡這麼內斂又這麼深刻的悲傷。

悲情的題材寫起來應該很像走鋼索,輕易就會流俗,但王定國寫出一種堅定、一種高尚。他筆下的愛情是一種信仰。

同時間看的以第一人稱視角寫作的,我會把《流》和《蛙》放在一起做對比,但《敵人的櫻花》拆起來完全不一樣。
一個是往外長,另一個是往裡面挖。
和《流》迫切的索討正義不同,《敵人的櫻花》述說的、追尋的,都只有對悲劇的再三辯證。對沉默、卑微的主角來說,「敵人」留給他的已經談不上原不原諒,只有等待、只能等待。
在等待中細數每一個走向悲傷的轉折,依然是最徹底的愛。

中國當代名作家都非常擅長寫景、象徵,文字華麗的恰到好處,而王定國只有「沉穩」兩字可以形容,用詞淺白、象徵明確,但轉場和一致性順到非常高超。
俗人如我在懷疑他的冗贅的同時又能感受到餘韻,所以這是一本小說,是想要送出擁抱的作品,但他一點都不溫暖QQ。

寫到這裡我懶得寫了,做為鄉土文學的接班人和重要的台灣文學作家,研究他的人多了去了,外行如我要去看別的書了XD。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