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千陽》的書評

浮果誌 發表於 2017-11-03

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陳靜宜譯)。燦爛千陽(A Thousand Splendid Suns)。台北:木馬文化(2008)。 買了很久的書,昨天決定塞進包包裡,趁著今天事不關己的貨幣銀行學報告,準備一看。 燦爛千陽的故事內容,和上一本「追風箏的孩子」完全不同。在美國攻打阿富汗之前,在塔利班政權還沒下台前,阿富汗婦女過的日子,簡直比豬狗羊都還不如。他們是丈夫的財產,社會地位明顯偏低,甚至沒有男性的陪同不能單獨出現在街道上。當然,他們沒有任何的受教權,更甚者要穿上特製的布卡,把自己從頭到腳包的緊緊的,只有他們的丈夫可以看見面孔。所以幾個月前,我閱讀一位美國女性記者在阿富汗的真實紀錄《誰殺了喀布爾女人?》時,對於當地婦女的情況,感到難過和心痛,也是因為隔了這樣一層關係,我在看這本小說的時候,情緒就沒有這麼深刻。但是我很建議,有興趣的人去看這位記者的書,對於阿富汗婦女的社會處境,紀錄完整且有圖片佐證。 這部小說中,有兩個女人很重要。一位是瑪黎安,當地戲院老闆的哈拉密(私生子),在母親上吊自殺後,因為成為家庭的負擔(又或者說是哈拉密的身分讓家族蒙羞),被嫁給一位鰥夫,專門替王公貴族製鞋,但卻有暴力傾向的回教徒。另一位,就是從小受良好教育,但就在父母雙雙因戰亂死亡後,而被迫成為瑪黎安丈夫的第二任妻子─萊拉。瑪黎安和萊拉,從小生活就不大相同。瑪黎安的母親認為幸福是遙不可及的,甚至將這個觀念深深灌輸到小孩身上,所以瑪黎安對於丈夫的暴力相向,一直是死命咬牙的撐住,因為丈夫是唯一能給她「幸福」的人,但她卻沒辦法給他生個一兒半子。 相較下,萊拉卻是另外一面的女性特徵,她聰明,受過良好的教育,對於幸福充滿願景,卻因為一場戰爭,帶走了她原來的生活,甚至和自己心愛的人分開。為此,她必須為自己尋找一個避難所,而成為鄰居的第三任妻子。然而當她知道了丈夫的惡行和謊言後,所做的一連串反叛行為,都可以視為是一種控訴。對於整個阿富汗社會,又或者說回教國家都有這種特徵,對於女性的不尊重和欺壓,做出了一個反擊。 在整本書中,我最喜歡的有幾段。當我看見萊拉第一次帶著瑪黎安逃跑,那是瑪黎安第一次清楚知道,她還可以有選擇,對於自己的人生再次充滿希望。然而這個希望,毀在整個社會是男人為導向,而男人當然幫助男人,逃跑的失敗帶來了拳打腳踢,我卻能夠感同身受;再來,是當瑪黎安用鏟子殺死丈夫的時候,當下其實她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萊拉。對於她來說,事情必須要一個結束,丈夫的死可以同時帶給多人解脫,也是馬黎安這一生頭一次感覺到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上,儘管....我不能贅述,否則你們就失去閱讀的樂趣了。 裡頭讓我最感動的,反而是萊拉代替瑪黎安回到從小長大的故鄉,以及父親的那一封信,是本書中最為抒情的一段,充分表露出一位父親的用心,還有來不及說出的祝福。萊拉代替瑪黎安閱讀了這封信,當時的她是不是也有了瑪黎安內心理的渴望,或許是吧! 從架構上來看,書的前段普普通通,後半段的描寫方法較為特殊,一下是第一人稱,一下是第三人稱,作者反覆交錯在這些故事中角色身上,看起來有點凌亂。尤其書中沒有交代清楚,為何萊拉會認為兒子─薩伊會忘記自己的父親,而接受他人呢?然而故事到了最後,薩伊已經完全接受了陌生人,而且弔軌的看著美國來的影集「超人」,讓人摸不著頭緒。加上,對於她後來為何要重返喀布爾,我也感到迷惑。也許是身為阿富汗裔的作者,自己內心民族情感的糾結,讓他一方面藉由文學批評阿富汗的社會,另外一方面卻又有割捨不下的情感,才會有這樣角色的矛盾。 另外對於木馬文化,需要建議的是,還是要在書出版之前對校稿幾次,裡頭有很多錯字是沒被發現的。閱讀的過程中,字的應用容易影響到讀者,身為文化傳播的一員,應該要更加注意。而書封的設計很有內涵,如果仔細一看就會發現,書封的阿富汗少女身上穿著布卡,然而腳下踩著的是高跟鞋,有一種衝突的美感,可以想見當初設計的人,應該是想表現出目前阿富汗的情況,就是在傳統回教文化和西方文化間拉扯,所以在設計上才會有這種構想。又或許,是我自己解讀太多了,設計者只是覺得這樣夠噱頭而已。 很適合最為書目療法的一本書(筆者目前正在做的學術研究),有空拿來讀讀吧! 2008/06/04 11:23 PM 健豪 文章出自: blog.pixnet.net/linus0604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