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的書評

浮果誌 發表於 2017-11-03

人生可以留下多少空白呢? 當你把生活都填補滿了,還會感覺到寂寞嗎?或是,會不會有時候你也感到無所適從,不知道從何開始,或從何結束。 閱讀《空白》這本書時,我正好在留白狀態,生活太忙碌,工作的變動持續著,井上雄彥在結束《灌籃高手》這部長篇後,續接著投入《浪人劍客》,固定於週刊連載。連載,不只是長時間的投入工作,趕稿、劇情發想,而是長時間地生活和工作密不可分,甚至失去個人可以彈性運用的時間。除了漫畫的作品,又接下寺廟委託的案子,極盡所能的在短時間內燃燒生命。 是乎,有一天,突然就不想做了,沒有了動筆的動力,那些僅僅可以依靠的東西變的不踏實,漫畫家的身分變成了一種壓力和負擔。空白,是井上雄彥面對自己的歲月,從太快太忙太亂的節奏中抽身,尋找心靈的寧靜,以及繼續下去的動力。 說穿了,這種空白時常發生人人都會,小則突然裝病請假也要悠閒的過一下午,待在咖啡館無所是事都不想上班;或是,突然眼睛一睜開想要辭掉工作,買了張單程機票去流浪。空白是一種吉普賽精神,人總要流浪,去尋找心中的麥加,不管後來是跟著心回到崗位,或是放棄了舊的身分變成了另外一個我,空白就像一條走廊,走過去了,才會看到心中嚮往。 井上雄彥在休息的這段時間,持續不斷創作,他就像浪人劍客中的宮本武藏或佐佐木小次郎,因為知道了自己的膽怯才會變的強大,不知道害怕的人是無法生存下去的,宛如恩田陸《巧克力波斯菊》中可以隨心所欲模仿的少女,模仿的再像卻沒有靈魂。 我在慢跑時經常什麼都不想,工作、個人生活這時候都先拿掉,只任腦中空白,朝著前面和目標移動。慢跑完後,精神往往一振,腦筋變的靈活,似乎可以再繼續為生活的不如意奮鬥,我個人的空白,每日都在發生,週而復始。 井上雄彥最後,沒有從自己的空白中消失,而是帶著更完整的自我回到舞台,繼續創作《浪人劍客》,或許回到漫畫創作後的他,帶回來的不只是原來身為漫畫家的那份熱情,而是武藏和小次郎他們除了動物直覺外,歷經琢磨後收斂的心性和武者的氣息,更深沉更有味道。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