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趣

白藍世 發表於 2017-11-11

因為都是中國人,只是風土民情不同,自然對自己生活的地方有了最貼近的想念,卻不會因為天天都能吃到平常就在吃的食物,而充滿感激,反倒是會因為不常接觸的人事物而充滿好奇。一來生疏,二來更想跳脫習以為常的方式去體驗生活,自然趣味不同。
食物的連結,讓人不禁想起味覺地圖裡的記憶,或許只有當地人熟門熟路才能明白吃喝以外更有值得令人流連忘返之所在。
人多的地方,除了擁擠吵鬧,還有來去匆匆的外來客,當地人卻懂得在鬧中取靜,在此落腳,把沉靜點上,如香裊裊,不由得被生活的另一種步調所吸引,全身上下都有了新的信仰。
歷史斑駁或換上了時代的新裝,推陳出新,不覺得有任何違和感,倒是讓人遺忘了時間的催促,變成當代最具代表性的地標,在你不知道的時空裡。
時間會堆積,擠壓出一個時代多元複雜的氛圍,靠此營生的人或有商業頭腦或文創浪潮中努力出頭的新世代,都有自己解讀當地歷史的方式,或投入生活 ,或改變,都是一種前所未有突破。
把甚麼改變了,也說不準。或說是把自己的生活與當地結合為一體,勾勒出新生活的據點,就很吸引人。
走過的地方,有味道,那是因人人情世故,還有與時代交錯的前衛感,復古或有一說,但真正值得玩味的還是生活中說不透的奧妙,只有身歷其境者才能體會。
餐桌上各種美味佳餚是人對生活舒展與延伸的再造,不再只是飽食一頓,更多的是在這樣的情境中,你會發現人與人間那種有形無形的交流都在餐桌上你來我往,品嘗間各有偏好,卻也不把味道中的好壞說得過於露骨。
食物本身,除了烹調料理的方式不同,也會因為社會裡的形形色色被重新再造或一脈相傳,自有其說。
吃是憑藉著記憶裡的味道,接近的是心情,遙遠的卻是童年過往,只有食物才能把人帶離光怪陸離的現實面,走進富有濃郁人情的小島。
熱衷於吃食,是有多麼想排遣過度的寂寞與不滿,因生活裡諸事不順。
從飲食到人生目標,最終不離自我最深沉的叩問:「到底要怎樣活,才算真的活過?」
從原則裡面裁切適中,把想像與現狀間,惜舊立新,以食物為本,道道皆美味。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