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翼殺手》的書評

蘇丹紅 發表於 2017-11-13

比起電影譯名《銀翼殺手》所隱含的冷酷詩意,原文書名《仿生人會夢想擁有電子羊嗎?》可能更貼合小說本身的氣質——雖然故事框架放在作者想像的近未來,但故事主軸卻是一位以殺死(或說,『除役』)逃逸仿生人為目標的公務員的一天,從早晨被電流鬧鐘喚醒開始。

諸多生活細節和環境描寫,都能喚起讀者與當下的日常生活做對照。誠然,主角身處的地球,是個科技更發達但卻被輻射污染推向末世的世界。但在末世枯寂的背景幕布前,人類依然用機器調整情緒,努力工作,以能豢養全面瀕臨絕跡的動物為傲。比價昂的真實動物等而次之的選擇,是擬真度極高的電子動物。

而同樣擬真度極高的仿生人,則不被視為有權利的個體,而被前往火星墾殖的人類當作奴隸使用。但在AI發展越來越逼近(或超越)人類智能的趨勢下,仿生人也開始逃離人類的奴役,追求他們自身的夢想。

「仿生人會夢想擁有電子羊嗎?」當夢想擁有一隻能取代家中電子羊的殺手瑞克,開始同理仿生人,思索如斯哲學問題的時候……他還能像以往一樣乾淨利落地執行任務嗎?

在書中,仿生人恰恰是不具同理心與共感的。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在那個近未來中,人類將仿生人設定成了psychopath的型態。因此人類奴役或『除役』他們,在心理上大概有道舒適的隔離帶,不像殺人:即使他們外表像人,但終究不是人。但這個決定人之所以為人的分界,在建立於人類共感上的宗教『摩瑟教』被證實為虛構時,開始瓦解……

作者在敘事上擅長以細節鋪陳龐雜設定,舉重若輕,很有意思。特別當意識到這是一部完成於半個世紀前的作品時。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