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殺了三次的女孩》的書評

jrue 發表於 2019-04-30

書名看來驚悚,像極了時下熱門的犯罪小說,但是《被殺了三次的女孩》卻是不折不扣的報導文學,取材自真實的社會事件,以更為人所接受的陳述方式來還原真相,報導文學的本質在於再現現實,然而這本書籍駭人的地方正是這樣的文體特點,讓人徹底感受到真實或許比虛構更令人心生恐懼的荒謬,這不是小說,卻是比小說更為怵目驚心的調查紀錄。

事件緣由為一九九九年震驚全日本的桶川跟蹤狂殺人命案,年僅二十一歲的女大學生在大庭廣眾的車站外遭人連刺數刀致死,起初大家以為這是隨機無特定對象的街頭殺人事件,調查後才發現-殺人命案的死者原來早已在遇害身亡前,留下了「遺言」直指兇手是誰,既然預知不幸,為何還是不能避免憾事發生?作者清水潔正是當時前往現場採訪的第一線記者,因為警方消極的態度與案件諸多的疑慮,於是持續追蹤展開調查,最後更促成日本對跟蹤狂事件立了專法。

讓人既心痛又震驚的是,我們可以發現二十年後,不管是在日本或台灣諸如此類恐怖情人的重大刑事案件依舊層出不窮,以愛為名的箝制衍生出不少攻擊性的暴力行為讓人心有餘悸,我們的情感教育究竟出了什麼問題?這是藉由這本書籍,首先我們可以留意到的部分,血腥、直接的第一次殺害!然而情節中的兇手固然犯下極端惡行,卻是顯而易見的邪惡,受害者察覺到危機並勇敢發出求救的聲音了,問題在於警方與媒體一同打造起的龐大共犯結構。

事件中的警方為了掩蓋自身吃案的行為,竄改紀錄捏造不實,甚至順勢操縱媒體並間接影響大眾的觀點和看法,警方嚴重瀆職有錯在先、媒體未盡守門之責在後,當公權力遭到濫用、獵巫亂象四起,這就是書名中意有所指的第二次殺害、第三次殺害,多麼赤裸尖銳的控訴,但仔細思索這何嘗又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然而在作者確切點出的這些真相及警示背後,讓個人意識到還有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群眾,盲目的從眾效應老早已在社會形成常態,不獨立思考、辨別批判,而是照單全收的新資訊時代,難道不是繼警方與媒體之後,那一次次親手殺人的幫兇!《被殺了三次的女孩》讓人深切的看到媒體的正反力量,在沒有人是局外人的事件裡,“我們!”更理應是需要汲取教訓、引以為戒的思考。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