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想要成為人,卻比人更真實的存在

Otter4018 三口竹 發表於 2018-01-10

看完<銀翼殺手>跟<曼谷的發條女孩>
想整理一下感想

銀翼殺手電影我應該是在國中時看的
只能說當時簡直是刷新了我對科幻喜愛程度的新高點
(另兩個高峰是艾西莫夫跟劉慈欣)
電影視覺上的讚就不多說
背景的設定、故事的吸引度、角色的鮮明感
都讓整體暗沈緩慢的步調
讓人看來一點都不拖沓
不會不耐煩
我真的是很愛這部電影
大概跟”銀河便車指南”還有” 2001太空漫遊”
可以列為我前三喜愛的科幻電影
(當然如果是科幻小說的話 那也許排不上 :p)

直到前陣子讀了小說
才發現小說裡有許多電影未盡之詞
對於人性與“人”存在的意義有更深層與深刻的探討
以及意猶未盡的讓人深思的留白
(必須說 也大大推原著)

光名字跟名字所代表的意義就大不一樣
電影的名字是“Blade Runner”
(若直譯大概就是“遊走刀鋒的人”)
英文書名是 裡也有一樣對於什麼是人的探討
這本的故事是在探討一個
因為基因轉殖帶來的作物突變
而造成全世界大飢荒
加上氣候變遷的極端環境
以及政治鬥爭多重問題下的一個如廢墟般破碎的世界
(架構在未來的泰國)
後兩者不用講 這不只是科幻
裡面的階級 屠殺 不公義的一切荒謬與悲哀
都在現實世界正上演的
(我現在正讀的這本<雨季的孩子>就在講述這些事)

而裡面的主角之一發條女孩
就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下
被(日本)人類造出來的“服從、服務“人類的仿生人
她比人類完美
不論在外表或是機能上
但卻因為被他們的“造物者”設計時
故意潛嵌了基因上的弱點
所以他們不能生育
且因為皮膚為了如瓷器一般光滑(沒有毛細孔)
所以很容易過熱
(這個設定其實跟銀翼殺手裡的仿生人很像
都被他們的“神” 故意造的有缺陷
而神都是出於“害怕”
害怕自己造出一個更完美的高等生物
而做出這樣的決定)

整個架構就由這個女孩的眼睛
看待所謂的“人”是多麼自私 貪婪
與對非我族類有多麼的毫無同理心
(書中對人類且同樣是女子的酒店媽媽桑
對發條女孩的身體凌虐的片段
讀來實在讓人十分不舒服)

其實這方面探討的核心問題跟銀翼殺手很像
都是何為人?
有人造的身體與腦袋
這樣就不是人嗎?
因為是由人創作出來的
就永遠不可能是人嗎?
(出生的階級決定一切嗎? 注定不可翻身嗎?)
當他們的行為與我們認知到“有道德、有思考“的人一樣
甚至更崇高時
也不可以被視為人嗎?

想到有個理論說當人創造出魁儡(玩偶)的那一天
就是人類在追求成為上帝的那一步的開始
藉由創造出可以掌控的“類人”的生物體
人類感受到自己往神前進了一步

但在銀與曼中的概念
這樣的我們 其實就是永遠成不了神的普通人
若以上帝的角度來看
我們就是祂的仿生人
永遠也成不了神
(這跟佛學裡 人人可成佛的觀念又大不相同
不過這不是我想探討的)

回到什麼是人這個問題
若只是執著於有自然的肉體就是真實的人的話
那麼受到基因轉殖的? 移植器官的? 性格改變的?
都還可以算是原本的“人“嗎?
(當然這是“忒修斯之船“的悖論(ship of Theseus)的延伸
可以用四因論來做解釋)
劉慈欣“2018年4月1日”
這篇短篇裡這樣說

「其實,有了時間就有了一切……“”我總要留下些東西。時間也會讓人失去一切,我知道,長壽的並不是我,兩個世紀後的我肯定是另一個陌生人了,其實仔細想想,自我的概念本來就很可疑,構成自我的身體、記憶和意識都是在不段變化中,與簡簡分別之前的我,以犯罪的方式付款之前的我,與主任交談之前的我,甚至在打我這個“甚至”之前的我,都已經不是同一個人了,想到這裡我很釋然。但我總要留下些東西。」(p290.)

顯然不管是哪派學說都告訴我們
肉體是有拘限的
而認識到肉體的侷限且進而做出無限的思考與行為
這才是人

兩本書中的replicant
(銀翼殺手、神經喚術師等書中都不是用clone 而是用replicant
代表是人類創造的人工智慧 而非人類創造的人)
都有其追求的事
銀中的仿生人想要成為人類的一部份
不要被發現 平凡的生活著
即便因為先天上的缺陷它們活不久
而曼中的發條女孩則希望不再被奴隸
可以自由的與其他發條人在一起
因此有了後續一連串的反抗與逃亡
除了是人造出來的
他們與人有什麼不同?
一樣有因為思考而產生的心理與生理上的渴望與追求

其實兩本書都在問一個大哉問
什麼才是浩瀚宇宙中
你終其一生歲月裡認為最真實的
可以代表你的那個存在?
肉體? 靈魂? 自主的意識?
同理心以及因同理心做出的犧牲的動作?

「每一個人曾經有過的每一個想法都是真的……我不會有事,我會死,這兩件事也都是真的。」<銀翼殺手>P304

對應著笛卡兒說的讀到老掉牙的那句「我思故我在」
就是如同最前面說的
其實這兩個故事想說的
不過都是只要有追求而不停滯
不隨眾定義自己的想望
當擁有第一個自己獨立思考後的念頭產生的剎那
踏出行動的那步
你就是真的人
猶如那個把第一個音樂轉化成象徵音符的
把眼裡的投射光融為畫布上一抹金黃的抽象筆觸的
那些將之轉化的“生命體”
就是真實存在的“人”
不論是不是真實的自然人

「什麼是人」這問題就會延續出另一個問題
當這樣的定義就可以是“人”(存在的生命體)時
新人類會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我們無法知道以後仿生人(發條人)會怎樣發展
但我可以從書中發現
他們會有怎樣的反應
顯然兩本書中不約而同給了一個有趣的相似橋段
他們都去質問了他們的“神”
這行為何其像人?
會質疑 會害怕
會想前進突破現況
會尋求慰藉與解答

銀翼殺手裡仿生人去找了創造他們的人
(電影裡)最後他殺了自己的神
卻仍無法成為人
當時就覺得這個橋段設定很耐人尋味
很有趣
因為也許恰恰是這樣的行為
使他成為了人
也可能使他永遠成為不了人…

曼谷的發條女孩中也有這段
當發條人被遺留在大水蔓延如死域的曼谷時
她遇見了正跟自己的人妖男寵
划船嘻笑旁若無人的“基因改造者”
(就是創造出發條人的生物學家)
他們有了一段對話

「也許總有一天,所有人都會變成『新人類』,你們會回頭觀望我們,一如我們回顧可憐的尼安德塔人。」(p493)

兩本書裡都可以看見“神”在面對自己造出的“人“時的怯弱
以及那麼一點驕傲
驕傲自己離自己的“神“似乎又近了一點
可以造出如此”人“的“非人”

這是一個生生不息的階級樓梯
一隻口尾相啣的烏洛波羅斯
神、人、非人
每一次災難的迫近
造成的每一次演化的淘汰
每一次“文明”間的吞食
都會帶來新的神與人
猶如曼谷裡的基因專家說的

「你們會現在死,是因為你們太依戀過去。……你們這些人不願接納……此刻又倔將的拒絕對環境讓步。……若想待在食物鏈頂端,就得改變…不演化就等死。」(p340)

當整個地球剩下仿生人
當發條人對抗災害活了下來
他們還不算人嗎?
如同艾希莫夫基地裡最後留下的丹尼爾
他是機器人
卻是比人還要人
比人還要在意人這個群體的存在
不前進 不接受改變 就無法活著
身為人
不就是再苦痛也會努力翻身、向前爬行嗎

什麼是人 是太多科幻小說想要觸及的大問題
攻殼機動隊 或如神經喚術師裡的記憶(意識)
基地系列的機器人
分解人裡的肉體再生
而正是因為身而為人
所以「我們就像小猴子,試圖理解浩瀚的叢林國度」(<曼谷的發條女孩>p437)般
不停的提出問題
不停的質疑現況與所有定義我們的存在
不論是神、是環境、還是眾人
這就是人

像是瑞秋。卡森的<海風下>說的

「在鰻魚一變再變的一生裡,灣口外的等待不過是一段小插曲;海、海岸與群山的關係也是如此:在悠久漫長的地質歲月中,目前的狀態不過是暫時。海水不斷的侵蝕中就會將山巒化為塵泥,侵入海中; 海岸終會被海水淹沒,岸邊的城市村鎮中將歸滅於海。」(p246.)

而可以在萬變的環境中領悟到這點的
才得以“成為”人吧

什麼是人?我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這問題將會在每一代的不論是何種形式的“人類”中
不停的被詰問
像是一個百轉千迴的山壁間迴響了億萬年的踅音
那是第一個發出問題的人類
在向最後一個停止問問題的人類走去的腳步聲
而「我想我們最終都會知道答案的」(<銀翼殺手>p121)
只要我們不停下詢問的腳步與想望
每一個有了這個念頭的
就都是人

本文同步發佈在
episode https://episode.cc/read/otter1985/my.180111.063235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