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的書評

通行證 發表於 2018-01-12

從事性工作的女子,因為身邊支援網的多寡、外貌條件還有與人交涉的能力不同,生活處境也有了貧窮、貧困以及最貧困之差異。那些隱藏在社會底層,不受人喜愛也無人願意(或有能力)幫助、只能靠賣春痛苦維持生活的女子,大多都處於三種無緣(家庭、地緣、制度)以及三種障礙(精神、發展、智能)交織而成的羅網中無法翻身。

作者細細分析這些最貧困女子自小開始,因為家庭疏於照顧(甚至大多案例都具有受虐背景)或相關社福機構力有未逮,而成為非行少女,在人生的起點即沒入邊緣,之後為了脫離原生家庭而流落街頭,卻因欠缺跟「正常」社會接軌的一切技巧,最終只能藉由酒店經紀人、牛郎、甚至是經歷過同樣處境的前少女牽線,進入性產業。

在非常強調個人表現以及商品價值的性產業裡,外貌姣好、擁有社交能力的女子,在成年之後還有機會擺脫性產業,或者進入相較於援交店更有制度也合法的酒店工作。但那些不討喜、脾氣差(有些是因為輕度的精神或智能障礙)的女子,隨著年齡漸長,往往被輾壓進最低端的性產業裡。最後只能在身體及心靈都極度破碎的狀況下,遊蕩在廉價賓館的街頭,吸引有特殊癖好(通常都極端暴力)的「客人」。

閱讀的過程中,我總想著,如果這些女孩在還沒流落街頭時能夠得到援助,是不是就可以擺脫最貧困的厄運了?但正如作者所述,除了對性產業的偏見,以及對援交少女的刻板印象外,這些少女對於制度的抗拒,也是她們無法被看見的原因。因為社會安全網的漏洞、以及法令的限制,警察抓到流浪在外的少女,沒有心力解決她逃家的問題,只能把她送回監護人或是安置機構中,其結果不是讓少女繼續受虐,就是在安置機構裡被禁錮自由,導致他們打從心底就不相信制度。反而在街頭遊走時,那些酒店經紀人可以幫忙避開各種繁瑣的行政手續,一條龍式地打理少女所有的生活需求,提供不用出示身分證明的住宿地點,出借健保卡、身分證,讓少女看病、辦手機…期間完全不需要與政府機構打交道,卻也因此讓她們愈來愈遠離制度。

書中也有提到有人抱持著「只要努力總有出頭的一天,這些人會過得這麼淒慘,自己也要檢討吧」的看法,同樣的偏見以及刻板印象台灣不是沒有,但隨著低薪現象籠罩整個台灣,我們愈來愈能夠理解,有時命運不全然掌握在自己手裡,而是取決父母的社會位階高低、教育資源的取得難易,往往在這人生命的初期就已經預示了其未來命運翻轉的可能性,以成功與否論斷一個人是否努力,絕對是毫無根據的自以為是。沒有任何人應當過著貧困的生活,但隨著一個個救援機制的失靈,又沒有家庭、朋友、社會的協助,不管在日本或是台灣,這些求助無門,處處受人鄙夷的貧困女子也愈來愈多。

看到最後真心覺得,即使還能享有「正常生活」也不可大意,少掉任何一個安全網,我們習以為常的日常,也可能在一夕之間崩解。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