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岸的旅途》的書評

Sylvia Shou 發表於 2018-01-21

《無岸的旅途》讀後有點摘要兼心得兼提問 太陽花學運帶出從2008到2014野草莓與野百合世代的醒覺與匯流。國家暴力、警察濫權,毀憲亂政,媒體言論自由面臨的威脅,國不成國的背後,更深刻的根源。 Q: 為什麼那位學者要罵林飛帆是王八蛋? 民進黨鮮明的自決主張,原是台灣可以和中共博羿的籌碼。身為第一大反對黨在2008陳雲林來台時,懷著一無所有的無奈替台灣埋下太陽花的種子(不是希望種子啦),這場激烈衝突產生的「暴力小英」與後來2012敗選的「最後一哩路」似乎成了龐大又重傷的身驅上更沉重的包袱,從此舉步維艱進退失據,最後在反抗勢力中趨向邊緣化。不禁問是否能責怪民進黨,還是該怪對經濟發展有強烈渴望而有著該向中共依賴錯覺的人民?還是一種命運的無奈? Q: 如果我們曾經是民進黨,我們會有選擇嗎?可以走出不一樣的路嗎? 2014王郁琦訪南京令人驚訝地他敢於說出中華民國、宣揚民主制度的實踐。與印象中的現實略有不同。 Q: 馬英九的文官集團既然與祭司集團有鬥爭的關係,張慶忠的強行通過服貿,是為了搶功媚共嗎? 既進行張慶忠此舉,陸委會為何一月要規劃兩階段審查? 一切的根源 歷史的共業 原來中國部份民眾對曾經建立民國的國民黨還懷抱著美好的想望,那種民初特有的風骨氣節,只可惜經過不到一百年,早已面目全非。 曾經,辜振甫在1998中國之行引用波茨坦宣言向江澤民直言中國政府「要面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這「捍衛國家尊嚴的勇氣和不卑不亢的風度」,令人崇敬。 而一切罪惡的起源從2005開始,祭司集團漸漸成形之後,為了利益、塑造兩岸和諧假象,竟操弄切割辜老的亡靈,扭曲他的人生。對比辜老與祭司們令人感到欷噓與沉痛的悲絕。 可以想像得出,那之後各種檯面上下的門戶大為洞開,在不知不覺中入侵台灣人民的生活。慈濟從2008年開始就成為中共在台灣的後門之一。 Q: 2005年開始形成的祭司集團,是中共政府有計劃性地發起主導?亦或連宋吳所尋求成局?是因為2004陳水扁的當選拖後了中共的統一時程不得不另闢突徑? 在我們這群人中,現在更要去思考的是在反中國因素的時候,該怎麼看待中國人?對陸生的接納程度,對其反抗者的政治庇護,對中國主張自由的知識份子支持。並「時刻以香港歷史自我警惕,借鑑香港的抗共經驗、參考他們的路線圖─以催化中國改變做為確保政治獨立的手段。」 感想是我們每一個人絕對不能小看自己,我們都是這無盡黑暗中的點點微光。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