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憂鬱》的書評

dodobirdya 發表於 2018-03-06

對我來說, 有時真的很難理解文人的無病呻吟式的長篇大論, 還被認為是很有意境. 也許就像抽象畫般, 是將最未修飾的意念訴諸了文字. 這是否又引發另一個反思, 如果抽象是最直接感受的描述, 那寫真才是真的抽象吧. 但還是不能理解, 這些傢伙為什麼老愛拿神鬼及特種營業的女性來推諉他們自己心中的失落.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