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礙 De kraamhulp》最愛你的不是我,但我絕對是想最殺死你的那位。

吉娃娃 發表於 2018-03-23

家庭往往是讓孩童得以放心的避風港,對於家庭每個孩童起初要得都不多,不外乎是關懷與護愛,但隨著時間慢慢成長,家庭的重心也逐漸從孩子身上移開,漸漸地各自的成員開始留意那些當初捨棄的事物,卻忘記了那些孩子們是多麼渴望父母的注意還有信任。

其實對於母愛的詮釋,書中並沒有提及太多,或許是因為劇情使然,畢竟前期的重點是放在一個新生兒剛降臨的家庭,虛弱不已的母親、柔情和藹的看護,誰遇上了都會放下戒心,打開心防讓眼前這位陌生人進到自己的家門。

真相揭曉之前,真的難以想像有個人處處的用計、吃進去的食物實際上正在毒害體內的器官,作者成功營造出一種詭譎、驚悚的氛圍,讓身在其中的人不知不覺的自願走入死亡,而當緣由揭曉時不免的會有點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

畢竟近乎半甲子過去,為何要次次的結婚並營造出意外身亡的丈夫,次次地成為遺孀,目的是否在於金錢,還是有其他因素存在?以這點去談論作者沒有交出令人信服的說明,同時明明二十三年的光陰,有很多機會可以傷害孩提時代的證人,但偏要集中在一個時間點,不禁令人納悶作者分明創作出一個善於詭計的兇手,為何沒有想到要轉移注意力,算是書中角色的細小缺點。

但整題而言可以看出作者想要以家庭說出什麼樣的故事,藉由該是無憂無慮的去處,在最脆弱的時候遭到了驅逐,扭曲的性格加上不實的指控,惡化她的常態、滋養了她的怨懟,即使最後仍渴望最單純的接納。

所謂的家若無法令人安心,那樣的家庭還值得留戀嗎?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