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之愛的故事

白藍世 發表於 2018-04-30

當人們只剩下批判,對於人世間的情愛,無從理解,愛有各種形式,無論你有怎樣的偏愛,都不能某定愛情對你我而言都是一種生命的紀念。
愛情未必開花結果;如果兩個人都在各自的人生裡找到對愛的嚮往,或許傷悲或離別,都是愛的經歷,不能否認的是,人沒有愛,是活不了的,即便活著,也如同死去。
如果你的人生只有平淡,沒有深刻,那你未曾愛過(痛苦才能讓人知道愛的代價)
很多人對愛情的定義是用婚姻約束關係,是用法律保障個人的幸福,不過婚姻裡的真實情況,無法造本宣科,常有意外。異性戀婚姻或者同性之愛,都不容易,能走在一起到最後,沒有眼淚是無法償還得的。
重視關係的人,很難不在意過程,所以記憶點特別多,也容易陷入回憶之中,難以自拔。
到底是相愛容易,相處上的各種摩擦與現實的殘酷,少了愛,就只能舔舐自己的傷口,忘了對方也受了傷。
你遇見甚麼樣的人或許愛與不愛會有時間證明,似乎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只是情境所致,沒有真偽的掙扎,也沒有個人的好惡,只是順從慾望。
寂寞向人們靠近時,你最常用甚麼方式排遣,那種能挑逗你的感官和言語,常常是道德咬牙切齒的爭辯與本能相違背,旁人總是用異樣的眼光,貶低他人為樂,自己卻也在感情問題中如無頭蒼蠅橫衝直撞。
愛有種本事,快樂得讓人忘了時間,痛苦緊隨在後。
性的蠢動,青春期一過,性慾並未消退,那是人生存的本事與存在感,無須以道德勸說,性慾在男人或女身上都有各自的故事與期待,只不過是多數與少數之別,都是人的故事。

春天會來,冬天也不會缺席,我們都是人生裡的過客,總是在愛的理論上,各自表述,性格的筆觸把人最深層的意念全都解放了。
到底是誰把夜晚點亮了,是你記得的名字,還是他者。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