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強國文課本(第一冊)翻牆出走自學期》的書評

ya801003 發表於 2018-07-01

作者:陳茻
出版:逗點
對作者陳茻最一開始的印象是在一場朱家安的哲學講座上,主題是啥我忘了,QA時陳茻說了啥我也忘了,只記得中文系的他用著道家的思想試圖在這場哲學脈絡很西方的講座上討論些事情,讓我覺得蠻有趣的,發言是也有內容的。本書真的很國文課本,有十課,一樣是作者、題解、課文、賞析,令人喜愛的點是少了一些讀者不需要知道的內容,並增加了不少思辨的討論,比我以前的課本好,但書名說是地表最強我還真的是有大屯火山般的失望。不過我也是蠻開心藉此再讀了一翻國文,以下是桃花源記的心得。
\
晉太原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

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發垂髫,并怡然自樂。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設洒殺雞作食,村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云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人一一為具言所聞,皆嘆惋。余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洒食。停數日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處處志之。及郡下,詣太守說此。太守即遣人隨其往,尋向所志,遂迷不復得路。南陽劉子驥,高士也,聞之,欣然規往,未果,尋病終。后遂無問津者。

高中讀桃花源記時實在無感,沒有相似的經歷可以產生共鳴,十年後(非常驚人)重讀此篇頗有感觸,呼應著我三訪蘭嶼的經驗。
\
『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初訪蘭嶼時我也是為了工作,事前不做功課也沒啥期待,就只是剛好出差過去,如同第一段所強調武陵人發現桃花源的過程中是如此的不經意、未刻意探尋。其中忘路之遠近的忘,即是本就無心,從未留意,自無可忘,而不是當作遺忘的意思。
\
第二段對桃花源真善美的描述也和蘭嶼有許多相似,村中閒晃的貓狗雞豬,幽默熱情的人們,怡然自樂的生活,而小島確實也是有著不少為了逃離大島,避世而來的人,我想應該很多人也都有同樣的想法,把蘭嶼當作自己心中的桃花源。而末句在武陵人要離開時,當地人云『不足為外人道也』,就語氣看來用不足這個字眼,這句並不是個命令也沒有強烈的契約意味,只是真誠的感受,就像陳茻所解析的「這裡的好,或者無所謂好或不好,這你親自走一遭才知道的,至於外邊的人,那是永遠不會懂的。就算是你對他們說,他們也不會了解。」這種想法也和蘭嶼人既不排外,但也不刻意走出去的心境非常相似。
\
最後一段武陵人再訪蘭嶼而不得,也讓我想起了二訪蘭嶼時因為天氣和時程的安排一直去不了,以及三訪時帶著太多的期待和思念,比起初訪時的無心,體驗上終究有些落差。如同南陽劉子驥的欣然規往一樣未果。

旅行不單是為了追求那些壯麗的風景,更是一種觀看世界的方式。

讀樂樂不如眾樂樂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