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體派對

白藍世 發表於 2018-07-18

無論如何,殺人是犯法的事情,對犯罪動機明確的加害者來說,法律根本沒有遏阻之效,只會讓更多無辜的人受害;如何在最快的時間內將重大嫌疑犯揪出,需要的就不只是睿智,還得以科學辦案,否則犯罪手法日新月異的今天,一個真要致人於死地的兇手,又怎會輕易讓自己暴露在被捕的風險之中。
人類文明要能不斷向前精進,需要不只是知識的追求與突破,在人性裡潛藏的犯罪基因,也讓人性的黑暗面再一次被凸顯出來,為的是要證明本身就有卓越的生存能力,更可怕的是能以進行狩獵好讓自身利益能以鞏固,就不得不進行謀略篡奪與滅證,當中也不乏犯罪。
好人與壞人,是我們看人的標準,但我們都知道好人有可能變身壞人,而壞人也能以好人之姿現身,無論如何人性永遠充滿變數,只要有足夠的條件就能改寫一個人的道德標準,就算以法律規範,依舊防不勝防。
有人死亡,便有故事可講,其中並不單純,一個看似天衣無縫的意外事件,或許暗藏玄機。死人無法替自己說話,那麼證據在哪裡,還得抽絲剝繭。當中有精心安排的布局,這就是行兇者最喜愛的遊戲,對急於破案的刑警來說,法律無法及時救人性命,卻能挽救更多還活著的人免於死亡的威脅。
死者死狀奇慘,是何深仇大恨,如此殘暴。或許兇手只想以最簡單的符號向世人說明另一件事 ,只是大費周章去殺了一個人結果卻引發了內心潛藏已久的犯罪渴望,因為挑戰法律與社會道德底線才夠刺激,這如同是一場精心安排的狩獵;獵物只是戰利品。
人類成了頻臨滅絕的稀有動物,而動物本能都有嗜殺的慾望,相互廝殺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在文明的秩序之下卻不允許人類發生野蠻的行為,因為良知是人類與動物間最大的歧異所在。遊戲的籌碼,就是以命抵命,偏偏有人更愛玩命。當靈魂不斷被有心人士收集,那可怕的癖好就不是常人所能理解,更不是良知譴責就能俯首認罪,需要更強而有力的說詞才能繩之以法。
令人困擾的是,犯罪可大可小,輕者傷身,重者喪命,兩者互為因果,只是時空交錯下,犯罪成了可供鑽研的學術領域--如何預防犯罪,還得從心理層面著手。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