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乖女兒 Good Me, Bad Me》我可以是你的寶貝,也可以是你的惡魔。

吉娃娃 發表於 2019-05-25

假設可以根除邪惡,誰想要成為壞人成為社會制裁的對象。

書籍分類是驚悚懸疑,但讀來有幾分《我,專獵殺手》(I Hunt Killers)的氛圍。殺人如麻的家長,至始至終陪在一旁耳濡目染的孩童,他們教育骨肉的內容不是要有禮貌、不准搗蛋,他們要求的是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洞悉人們的脆弱,然後惡意的去玩弄,直到決定奪去性命,不然每個生命都是挑戰,都是一場血腥的遊戲。

兩者同樣談論,所謂的邪惡是否和基因一樣無法割捨。告發了連續殺害九位孩童的彼得潘殺人魔,眾人以為安妮/蜜莉要擔心的是外界的輿論還有社會異樣的眼光,不過只有她知道自己必須贏得這場由母親起頭的殺人遊戲,還有什麼真相尚未說出,為何要葬送了九條無辜的性命才肯報案,太多太多的謎團,全部取決於安妮/蜜莉怎麼看待自己,身為好人的她還是壞人的她,何者才是真實存在的少女。

她的選擇定義了不單是本身,還有那晚的實情。她可以是媽媽的乖女兒,但要怎麼樣才會成為壞女兒呢?還是要怎麼隱藏,大家才只會看到好的一面。作者利用校園同儕間的惡意,加上過往的陰霾和記憶,步步的營造出曖昧不清的界線,起初的良知最終仍被慾念染化成罪惡,或許善惡皆存心中,但唯有面對分歧的道路時,才得看清自己站在何處。

你的孩子終究是你的孩子,但就算是在小的孩童,他們依舊是獨一無二的個體,他們需要被保護、疼愛和教育。保護他們的同時告誡外在的險惡;疼愛他們的當下提醒自愛的意義;教育他們的即使分辨善惡的重要,孩子猶如清澈的池水,給予什麼就會變成什麼色澤的池水。

只是面對無法挽回的時間,孩子終究會成長茁壯,之後的道路他們必須自行處理,去應對社會中的各種誘惑,所謂的好壞還是人們去定義出來的,或許他人眼中的善即是你眼中的惡。

縱使最後成了父母的乖子女,但在人們眼中,好的?壞的?自有它的分寸存在,所謂的黑白從來不是那麼的清楚仔細。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