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實際價值很大部分取決於你如何看待它,但命運之神無視一切,也毫無鑑別力。

Claire Yuan 發表於 2019-06-08

密探這本小說撰寫於1906、07年間,正式出版於07年,
它應被理解為,康德拉希冀解決自己對「事物的真相」探求的過程。
有趣的是」作者卻揀選被戲稱為「波爾丹烏龍事件」這起難以解碼的新聞案例為主軸,
藉由一個表面形似的情節,暴露出小說不同人物,對故事中爆炸案原由似是而非的各自表述,
也就此展現不同政治信仰各自的執迷。



"他們缺乏想像力、傻頭傻腦、自命不凡愚昧無知。
這時候他們最需要的,就是被狠狠驚嚇一場
這也是你那些同夥派上用場的緊要時刻。"pg.46
瓦迪米爾要維洛克製造一樁超越復仇或恐怖行動範疇的真實事件,(一般炸彈攻擊時效太短)
衝擊的範圍與時效都要有夠深遠的影響,(天文學正好結合人類社會關注的是項羽最驚悚的愚行)
整個文明社會都知道格林威治天文臺的存在,炸掉本初子午線,肯定可以激起眾怒。他說。




"...理想化只會讓生命更窮困。美化生命,只會抹滅生命複雜的本質,會摧毀生命。
...歷史是人類創造的,但憑藉的不是頭腦。在歷史的進程中,人類大腦的想法無足輕重。
歷史由工具和生產~也就是經濟條件的影響力主導、決定。"pg.58
有一群人,意志堅決,不挑剔方法或手段,當得起毀滅者的稱號。
他們不受肯蝕這個世界那種悲觀認命影響,不同情地球上的任何事物,包括他們自己。
隨時可以拋頭顱灑熱血,只為了替全人類服務。




"維洛克一直扮演觀察者角色,不管自自己家或在大型聚會,他都不是主動做事的人。
他必須慎重行事。他已經四十好幾,生平最在意的閒適與安全受到威脅,當然會憤慨。
他嗤之以鼻地自問,揚德、麥凱里斯、和奧西彭這夥人有什麼可期待的。"pg.69
身為所謂的密探,維洛克必須低調。
他習慣感受到外在世界的敵意,那強烈的威脅感,總是讓他引發實質的疼痛。
還有什麼工作比當祕密警察更讓人挫折的。



"他們依靠的是生命,在這方面,生命是個歷史現象,有種種限制與考量,
錯綜複雜,各方面都不堪一擊;而我仰賴的是死亡,死亡沒有弱點,沒人能攻擊它。
我明顯佔上風。"pg.86
革命份子都是社會制度的奴隸,社會制度怕人民,不要被掌控思想與行動,
革命分子就是跟挺身而出維護這套制度的警察是一樣的奴隸。




"成功的實際價值很大部分取決於你如何看待它,但命運之神無視一切,也毫無鑑別力。
原本他認為查出這個把自己炸得面目全非的人的身分對自己有利,現在他已經不這麼想了。"pg.109
錫特不確定部門會怎麼看待這件事。
他所屬的特殊犯罪部門往往深不可測,有自己的觀點,甚至有自己的好惡。
助理在爆炸現場燒焦的深藍色布塊中,找到一個地址:32號、布雷特街。
他懷疑某人一手打造的情報網終究會瓦解,整個監視系統也會崩解。




"這次爆炸案有某些特別愚蠢的弱點。
我覺得它不是某個狂熱分子的反常行為,可能有機會查出別的案情。
這個案子顯然經過策畫,作案那個人像是被人亦步亦趨帶到現場,匆匆留在那裏單做案。

我懷疑他是從國外徵召而來,就為了做這件案子。"pg.158
助理處長對爵士報告這次爆炸案件(他不讓錫特繼續辦案)。
他總結所有線索,案子就是:維洛克明媒正娶的的太太溫妮不願意離開英國,死者是的小舅史蒂夫。
整起案件看起來是一樁家庭悲劇。


"溫妮結婚帶來的哀全感隨著時間慢慢消磨(因為任何事都不長久),
...回想過去的悽苦,她心中沒有所謂的怨懟,幾乎是以一種高貴姿態屈服於命運。
她堅忍卓絕地想到,這世上的萬萬事物都會腐朽、都會衰敗。
如果行有餘力的人願意為善,其他人應當盡量為他們排除障礙。"pg.178
維洛克的妻子溫妮,是個最愛護弟弟史蒂夫的姐姐,也是個相當有自信的人妻。
她對弟弟的愛近乎神聖,不會隨著人世間其他事物衰退。




"他無意害史蒂夫死在炸彈威力下,他根本不希望他死,死掉的史蒂夫比活著時麻煩得多。
維洛克覺得自己的計畫完美無缺,他靠的不是史蒂夫的聰明才智,
畢竟史蒂夫的腦子偶爾會神來一筆,耍些古怪花招。
不,他靠的是史蒂夫盲目地順從與奉獻。
"pg.249
維洛克原本期待史蒂夫會依照他的教導,順利走出天文台,到公園外跟姊夫會合。
這條他帶著史蒂夫走過好幾回的路線,就算是最傻的傻瓜,也應該可以在15分鐘內放好炸藥走出來,
可是,史蒂夫單獨行動短短不到5分鐘,就絆倒跌跤...





"溫妮,妳理智一點,萬一妳失去的是我,結果會怎樣?他有點期待她會放聲大哭,但他依然故我。
...溫妮,別像個傻瓜似的。她毫無反應。...她忽然全身緊繃掙,脫他的手跑走,..."pg.254
一場牢獄之災看樣子是逃不過了,維洛克預期自己會被判刑,可以假釋,之後遠走他鄉。
他眼看計畫幾乎要成功了,原本可以讓亞迪米爾肯定大開眼界,他在大使館的聲勢也會扶搖直上。
現在,他不樂見的事都發生了,未來變得危機重重...
密探為了復仇,把一切攤在陽光下,向公眾披露他過去的豐功偉業,就會變成眾矢之的,
變成憤怒的亡命之徒追殺的目標。他一點都不想死在那些革命份子的手裡。






"妳上那兒去呢?他口氣有點嚴厲,上樓嗎?...溫妮非常害怕那男人靠近她,碰觸她,
因而升起一種本能的謹慎,站在高兩階的客廳地板上,對那男人輕輕點頭,嘴唇微動。
...那就對了。...你現在需要的就是安靜休息。去吧,我隨後就來。"pg.271
那孩子死了,妳以為我希望他把自己給炸死嗎?他死了,他的煩惱結束了。
我坦白告訴妳,我們的煩惱才要開始,就因為他把自己給炸死。
我不怪妳,不過妳一定要明白,那真的是意外,純屬意外。






"因為影子慢條斯理,維洛克得以充分理解它背後的涵義也嘗到從後龍湧上來的死亡滋味。
他妻子徹底瘋了,瘋得想殺人,那影子太慢條斯理,所以維洛克看見後的第一波麻木感有時消退,
還能確定自己徒手跟那個持刀的瘋子激烈打鬥後,能夠全身而退。..."pg.281
只是那影子不夠慢,維洛克來不及伸手或抬腳,刀子已經搓插進他心窩了。
刀子刺進去時通暢無阻,大膽之舉總是無比精準。

(溫妮放開刀子,臉孔恢復平時模樣,不再神似她過世的弟弟。)




架構很精彩的一本小說,但不知是原文或中文翻譯的關,係敘述語法有些不順暢,讀起來倍感吃力。
~2.5顆星





註記頁數:
pg.10~13,40(45~46,46~47),41,43,44~45,49~50,51(53,54)
58,59,61~62,63,65,67,69(70,71),73~74,86,89,92,94~95,97
100~101,108(109,110),115,125,139~140,143(144~145,146~150)
153,155,157,158~159,177~178(179),186~187,190~191,193
222,224~225,229,236~237,240,243,249~250,254~255
261,265(268,270),266,267~268,271(276,279,281,282)
284~285,288~289,291,313~314,324,327,329~330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