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那刺客就像閃爍一下的火焰。一走出防火門,他就不見了, 因此,你永遠不會在新聞上看到他。因此,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的臉。 因此,你確知柴契爾夫人依然能好端端地活著,直到壽終正寢。

Claire Yuan 發表於 2019-06-09

好久沒看短篇小說,選擇這本小說(十則短篇)閱讀,純粹是作者名氣響亮(廊廳三部曲作者),
她是史上唯一兩度拿下曼布克文學獎的女作家。



"因為人總是會被別人的目光掃到,不見得是被盯著或被指認出來,但就是無法逃離別人的視線。"pg.11
身處在這樣的城市,除了孤獨,我們別無選擇,不如擁抱孤獨,珍惜孤獨。



"我看到他們在那房子裡做了什麼。...是怎樣的事?包在毛毯裡。...
不是小狗,不是,不是,不是...因為有手臂,所以不是小狗。...那像什麼?...
逗點,就是我們在書上看到的逗點,...
如果妳想看,如果妳真的想,妳就會耐心等待。"pg.36~37
我一心只想著瑪麗要帶我去看的東西,萬一被人撞見,我就說:
我是為了一個標點符號出門的,想找一個逗點。




"為了謹慎起見,我決定保持靜默。
如果妳不知道別人在說什麼,最好別開口。
"pg.86
如果妳根本不了解一個人,怎麼會知道他正處在人生的哪個階段?或者他該是什麼樣子?
放下偏見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要如何認出妳?妳看起來像書衣上的照片嗎?...
我發覺作者常常和照片判若兩人,覺得這話說得很妙。...
我問:席米斯特先生,我要如何認出你呢?"pg.108
要對一百個人演講不成問題,但之後的閒聊總教人精疲力竭。
身為不善常說笑的作家,所謂的書話,對她來說有如吱嘎作響的絞鍊。





"觀看世界,除了一般方式,還有一種專業不帶個人感情的方式。
我面帶微笑,從最左掃視到最右,與每一個人眼神接觸。...
但我想,這種眼神就和擺放在汽車後座的點頭狗沒什麼不同。"pg.118
原來,讀書會可以看似親近卻又如此敷衍。





"我突然想到他,看起來年輕多了,似乎死亡讓他倒退活。
儘管他一臉憂鬱,似乎下定決心要做什麼事。
我確定,他不是一時興起來搭車的,此行必然有所目的。
這是我的直覺,而不是基於過去的經驗。
我想,他在此稍做停留,是為了要見我,然後離去。...
他是刻意騰出時間見我一面的。"pg.153
我不知道我的亡父想要,什麼倫敦由無限可能。
但在那無窮無盡的可能當中,我還是想不出他可能想要什麼。
在上千上萬的人潮當中,有多少人是真實的,還有多少是光影變幻出來的?
有多少人有密切的關係?有多少人如自己聲稱,是認真地活著?
誰能認出我嗎?請找出我身上與眾不同的特點,讓我這個活人有別於死者。

坦白說,人與人之間有著種種差別,生死之分,倒是最輕微的。
但是針對這點,眾人意見分歧,也不怎麼了解。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阻止你。
但這只是出自我的恐懼,也擔心你幹了這件事之後,我會有什麼下場。
你或許會說,我們素昧平生,我也不相信暴力能解決任何問題。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出賣你,因為..."pg.173
每個人都有愛爾蘭奶奶,但這年頭沒有什麼是可以保證的。





"但妳知道嗎?在他們死時,他們或許已經瞎了,卻死不瞑目。
你無法指望像他那樣的政府有同情心,他為什麼要協商?
你能指望什麼?對他們來說,死十幾個愛爾蘭人算什麼?死一百個又如何?..."pg.181
那些人都是劊子手,他們假裝自己是文明人。
如果能夠為所欲為,他們可是會在眾目睽睽下挖出你的眼珠。
但請繼續加油,好嗎?說這種話的都是英格蘭人,那些人什麼也記不住。






"他推了。門慢慢滑開,從這邊的黑暗盡如另一頭的黑暗。...
看起來一樣,其實不,然你可以走出那棟樓,進入這棟樓。
從二十一號踏入的你,是個殺手,但從二十號走出的你,是個水電工。
在防火門的另一端,另一群住戶在這裡生活。
"pg.187
不同的生命史互相接近,就像冬眠動物,淺淺地呼吸,測不到脈搏。




"一旦過了這扇門,等你回來時,就成了角度和空氣,火花和火焰。
你知道,那刺客就像閃爍一下的火焰。一走出防火門,他就不見了,
因此,你永遠不會在新聞上看到他。因此,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的臉。
因此,你確知柴契爾夫人依然能好端端地活著,直到壽終正寢。
"pg.188~189
記住這扇門:記這這道牆:記住你未曾看過的牆中門有一種神奇的力量。
記住你打開這扇門時,吹出的冷風。歷史總有另一種可能。






這本短篇小說蠻特別的:用字精確,令人玩味的風格,印象深刻。
~3.5顆星




註記頁數:
pg.11,12,28,30
37,42
86,87
91
108,111,118,129
152,153,154,155,156,157
173,179,181,183,185,187,188~189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