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種》的書評

bagmanabu 發表於 2015-09-10

以1991的標準來說,《孽種》就和《淡季》一樣對於那個時代口味實在是過於血腥而暴力;但在20年後的現在,當我已經讀過克里夫.巴克《午夜人肉列車》那樣如今看來簡直是向 凱堔致敬的短篇、看過彼得‧傑克森血漿和器官大放送的電影「Bad Taste」、「Brain dead」(你沒看錯,就是魔戒三部曲那個導演),現在無疑是重新向這位大師致敬的時刻到來了,在凱堔以精鍊的文字構築的煉獄中,我們在故事裡精準計時的24小時間爽快的被推向再高度的文明和科學也無法照亮的黑暗角落,面對一項被我們摧殘的自然環境回敬給我們的、演化的意外驚喜,讓我們重新回到赤裸裸的狩獵時代,只不過,被狩獵的對象換成我們自己;其實就像目前大行其道的僵屍作品一樣,與其說是當處在如此極端的環境之中,各個角色被激發的求生意志和互相幫助的高貴情操,作者更有興趣的試驗和觀察或許是高度自利化的社會能讓人性扭曲到什麼地步?總是有些角色除了脫出困境更在意如何自相殘殺,這種角色營造了緊張感和衝突,也讓我們在緊湊的故事之後彷彿上了一堂心靈與人性的大體解剖課。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回應。

登入 / 註冊

會員中心